同丰5MM-25MM穿线不锈钢软管和包塑金属软管

同丰5MM-25MM穿线不锈钢软管和包塑金属软管

金属软管|不锈钢软管|不锈钢金属软管|包塑金属软管|花洒软管|卫浴软管|淋浴软管|花洒不锈钢软管|自1989年以来,我们一直专注于制造家用花洒软管和工业穿线用软管我们的软管,包括单扣不锈钢软管,双扣不锈钢软管和厨卫软管。我们的生产设施是完全自动化的软管机械(德国制造),我们有完整的质量保证计划,并通过ISO 9001和NSF61认证。我们一直在不断寻求新的应用和灵活创新的软管产品进行研究和开发。目前我们主要有两类产品:家用卫浴软管,工业和特殊用途的穿线软管以满足客户的要求。
详细同丰金属软管
自1989年以来,我们一直专注于制造家用花洒软管和工业穿线用软管我们的软管,包括单扣不锈钢软管,双扣不锈钢软管和厨卫软管。我们的生产设施是完全自动化的软管机械(德国制造),我们有完整的质量保证计划,并通过ISO 9001
公告
同丰软管为你提供花洒软管|卫浴软管|淋浴软管|金属软管|不锈钢软管|不锈钢金属软管|花洒不锈钢软管|最新市场价格_行情_报价_产品品牌_规格_型号_尺寸_标准_使用方法_说明等实用商机信息,如需了解更多信息,请联系我们获取更多商机!
更多 申请加入成员列表
管理员
bxgrg
员工
更多企业新闻娱乐新闻

连云港清洁工误把氢氟酸当水喝下上班第一天殒命

作者:shonly   发布于 2021-09-09  

  今年3月份的一天,是连云港孙某受雇于该市徐圩新区某建筑公司上班的第一天,当天下午孙某在工作中,误将半瓶氢氟酸当作矿泉水一饮而尽,两个小时后,孙某在送医途中撒手人寰。孙某家人接到消息后,一时无法接受,遂与建筑公司对簿公堂。最终,连云港市连云区法院徐圩新区法庭法官耐心调解,妥善化解了这起生命权纠纷案。

  今年3月24日,59岁的孙某受雇成为连云港市徐圩新区某建筑公司一名清洁工。在受雇第一天上岗期间,由于当天天气较为炎热,孙某在进行清洁工作中感觉十分口渴,正好看见窗台上有半瓶“矿泉水”,于是他拧开瓶盖,以直灌方式倒入口中。其实孙某喝下的是氢氟酸液体,待其反应过来,所有液体已经全部进入胃中,想吐却无法呕吐出来。紧接着孙某腹痛难忍,立即找人帮忙。该建筑公司工作人员发现孙某喝下去的是氢氟酸,立即将孙某送往附近医院进行治疗,但送医途中,孙某便没有了生命迹象。两个多小时的时间里,一条鲜活的生命就这样逝去,让人扼腕叹息。

  事故发生后,死者家属难以接受这一事实,多次到有关部门上访主张巨额赔偿款。因涉事企业与死者家属对赔偿金额未能达成一致意见,死者家属多次报警要求处理,经辖区派出所调解未果后,双方诉至连云区法院徐圩新区法庭。

  承办法官在接手该案后,迅速了解此案基本情况。家属认为孙某受雇该公司时,该公司并未做任何岗前培训,氢氟酸是一类危险品,罐装的矿泉水瓶子上无任何提醒标识,该公司没有妥善保管随意乱放,才导致孙某误喝身亡,公司应该承担全部责任。而涉事公司则认为孙某的死亡,是其自己不小心“误喝”而导致的,自身也存在过错,公司不能承担全部责任,并且对于家属要求的巨额赔偿,公司也没有能力赔付。

  随后,承办法官对死者家属进行安抚,了解案件争议焦点问题后,针对死者家属提出的超出法律规定的200多万元巨额赔偿款,多次进行释法析理,使死者家属明白应该在法律规定范围内与涉事企业进行协商赔偿。此时,距离死者去世已有一周时间,死者家属多次表示如果拿不到其要求的赔偿款就拒绝火化……

  一时间案件陷于两难境地。承办法官决定再一次对涉案双方进行深入调解,从法理角度、人情角度、社会角度进一步阐明双方争议点,提出纠纷化解意见,经过法官安抚和真切的交谈,死者家属最终同意将赔偿款数额降至法律规定范围内的87万元,涉事企业也表明隔天即可将赔偿款赔付到位,最后连云区法院出具司法确认书对此次调解结果予以确认。

  死者家属在拿到赔偿款后及时对遗体进行了火化,并向连云区法院表达了感谢,一件棘手的安全生产事故纠纷,最后妥善得到解决。(张晓敏 王涛涛)